南雄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血火天衣 第326章 毫无赌运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9:04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326章 毫无赌运

“看.”

白中发不愧是专业的赌徒.骰子在他的手中如同有生命的东西一样灵巧.

谁会出战.

仇无衣看着白中发丢到手背上之后不仅不落下.还在陀螺模样快速转动的骰子.心中开始思索.

第一场水晶晶不知道有什么出场意义.第二场唐驱看似孱弱.实际上却很难对付.不得不消耗了一次心魂逆转.

第三马戏团应该不会有比唐驱更弱的人.每一个都好像深藏不露.

骰子转速一点点下降.过了好久才在白中发的手上停了下來.

“这是你的决定.”

仇无衣感觉有点意外.脸上却淡然一笑.

骰子的结果有点意外.既然白中发是个赌徒.而且已经正大光明地说出要作弊.那么他应该选择更好对付的人才对.

第三马戏团出战的人物正是丢骰子的白中发.

启明星的点数却依然落在了仇无衣的头上.

这也许只能认为第三马戏团认定战了一场之后的仇无衣实力应该在程铁轩之下.

所以仇无衣只能一笑置之.心中暗暗鄙夷不已.

“看起來.他们搞错了实力的顺序.”

程铁轩背过身向着同伴们亦是会心一笑.在他看來.第三马戏团似乎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哥.好好赢一场回來.”

范铃雨也变得兴奋起來.虽然按照最开始的规定.必须战到一个人都不剩.但只要拿下这一场.剩下的两场直接弃权也能胜利了.

无形之中.仇无衣肩上的压力重了不少.

现在场上虽然沒有人.却又唐驱已经几乎烧成灰烬的残骸.所以一直在下沉.

仇无衣发现地面下沉的速度好像越來越快.比刚才自己战斗的时候足足快了三成左右.并且貌似还在加速.

看來必须抓紧一切时间了.

心中如此想着.仇无衣又一次踏入了战场.

对面的白中发好像比仇无衣还着急.先一步來到了战场之中.解下身上的披风.里面的服装沒有什么特色.常见的旅行者套装而已.

由于是外国前來参展的队伍.所以也有白中发这种中年大叔.

“小哥.还能打吗.实在不行的话直接认输算了.我这是为了你好.”

白中发以年长者的态度大大咧咧地开口道.手里不住把玩着一个形状奇特的骰子.总共有二十面.很大.比一般的骰子大上好几倍.所以才能清楚地看出它是二十面

.白中发和上一个出场的唐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最相似的一点则是..沒有战斗an.

常理來说.一个人來到战场上.面对全副武装的对手.总不能一点准备都不做.任凭别人进攻.

但唐驱就是这样的人.白中发也是.

这不禁让仇无衣联想到唐驱天衣的能力.多半这个白中发也掌握某些罕见的刃纹.

吃一堑长一智.有了唐驱的经验.仇无衣的这一击沒有用上全力.战斧在攻击到白中发的瞬间忽然变了方向.用上了战斧侧面.

其实在出招之前.仇无衣根本沒觉得这种试探性的攻击会轻而易举地命中.

白中发速度很快.这也让仇无衣眼前一亮.至少他做出了反应.不像唐驱那样被动挨打.

然而……

白中发所做出的反应是..丢骰子.

他的手中有一个二十面骰子.于是就这样丢了出去.沒有用骰子反击.也沒有用它來防御.一切都和赌博的时候毫无区别.仿佛仇无衣手中拍过來的不是战斧.而是筹码.

“啪.”

这要是打不中反而有些奇怪了.战斧的侧面准确无比地拍在了白中发胡子拉碴的脸上.顿时将他拍飞了出去.

难道白中发的实力仅此而已.

仇无衣自然不会相信.直冲过去在空中补上了第二击.

这一次.用的是斧刃.

“哐.”

猜测沒有错.白中发果然沒有看上去那么弱.斧刃虽然照样击中了白中发.响起的却是敲钟般的巨响.显然是他的天衣防御力不弱.直接弹开了斧刃.

“喂.你这家伙怎么直接就出招了.”

白中发在空中向后一翻.即刻调整了崩溃的体态.却颇为悲愤地抱怨道.

“想出手你就赶快啊.”

仇无衣针锋相对地一声大吼.打铁趁热.马上酝酿出了下一波攻击.

“好.”

白中发忽然神秘地笑了笑.掌心托着的骰子忽然自己转动起來.仇无衣记得清楚.第一招将他击飞的时候.骰子应该已经脱手了才对.

“怎么突然感觉……这么不舒服.”

凌戚的肩膀來回动了几下.皱眉问道.

“你也一样.”

范铃雨也有同样的感觉.就在白中发投出骰子的瞬间.已经灼热得足以把不穿天衣的人烤成木乃伊的强烈高温忽然“凝固”了片刻.消失的不仅是温度.连空气干燥的触感也同时消失不见.甚至时间也停止了短短的片刻.

纵使只有瞬间.却也足以让人心生警觉.

连场外的人都有所察觉.仇无衣自然不会感觉不到.他才是第一个察觉到空间变化的人.

一般情况下.这往往意味着有不寻常的事情将要发生.

考虑再三.仇无衣放弃了对白中发的追击.在半途中向后连续后退了几次.拉开了一端距离.

白中发沒有追击.他根本沒有这个想法.

微笑.白中发唯一的表情.在仇无衣的眼中.这个笑容充满了嘲讽.

骰子在白中发的掌心缓缓升起.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谁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

仇无衣稳住了身形.撤掉战斧.全神贯注地观察着白中发身上任何一个细节变化.

白中发盘膝而坐.却沒有坐在地面.他悬浮在半空.如同超凡入圣的贤者仙人.一手轻松地放在膝上.另一只手托起旋转的骰子.虔诚的双眼完全无视了仇无衣这个敌人.从始至终.白中发一直在注视骰子.

这幅游刃有余的模样令仇无衣越发猜不透他的做法.虽然现在好像也能主动攻击.但沒有人保证接近他之后会发生什么.忍耐着不能出战的焦灼.仇无衣紧紧咬住了嘴唇.

“命运.奇妙的东西.我的战斗不依靠任何外力.除了命运以外.想要胜过我.就胜过我的命运才行.”

白中发口中吐出的话有些语焉不详.不像是个赌徒.更像是一个教徒.以赌为神而膜拜的教徒.

密闭的战场中骤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雷声.仇无衣不禁抬头一望.空中沒有任何特别的征兆.

雷声不是幻觉.谁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沒有人找到雷电的來源.只能听到一声响似一声的惊雷.

有雷声的地方.就应当有闪电.

仇无衣猜想或许是白中发在召唤雷霆.然而天空的确还是什么都沒有.

“命运哟.”

白中发忽然提气一声暴喝.掌中旋转的骰子忽地停止.距离太远了.仇无衣也看不到那上面究竟显现出了什么东西.

“嚓.”

隆隆雷声之中夹着一道异响.仇无衣认为这一击必然锁定了自己.正待起身躲避.眼中看到的却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惊悚一幕.

雷.的确是落了.

刺眼的雷光从虚空中从天而降.垂直落在了战场之上.然而落点不在仇无衣的头顶.

仇无衣觉得脚下忽然一沉.雷电的力量击中了战场.令地面进一步加速坠落.两旁台阶上观战的众人已经不能停步.在台阶上接连不断地爬向下方.

但这一切都比不上视觉给大脑的冲击.

雷电落在了白中发的头上……

不偏不倚.垂直砸在了他的脑袋上.而且他沒有因为雷电而变身成更强的形态.挨了一击之后.全身焦糊.趴在地上不停地抽动着四肢.

这让目瞪口呆的仇无衣回想起以前的一个笑话..劈错了.

刚才白中发口口声声说什么命运.现在來看他大概所言不虚.召唤个闪电都能劈到自己.这样的人也只能依靠命运了.

想了一会儿.仇无衣觉得还是不要补上一刀的好.太下作.

“我说.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仇无衣抬头问道.他知道三三三一直在看着自己.

“哎呀.这家伙运气不太好.那个骰子总共二十面.投出不一样的点数效果也不太一样.显然他是玩脱了啊.嘻嘻嘻.”

三三三倒立在巨大的圆球上.一脸讥讽地狂笑.

“什么人啊.”

仇无衣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开.这一场可能算是胜利了.简直就是白捡來的东西.果然.命运这个词还真是不可思议.

“等等……”

微弱的声音在仇无衣身后响起.

白中发好不容易解除了身体的麻痹.一身漆黑地爬了起來.看起來受了不轻的伤.但依然能够站在地上.

未等仇无衣转身.甚至自己都沒站稳.白中发立刻抛出了骰子.

广东治疗早泄医院
南通治疗性病的医院
银川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广州好的男科医院
南通治疗性病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