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雄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月光刺劍門之同門爭霸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4:58:06 编辑:笔名

  饮酒独醉此自在,休管……

  萧不二一个人独自站在在河边的小亭子里,他的剑放在一旁的石桌上

  手中却是紧握着一个小酒杯,独自在那里看着皎皎明月,一边饮酒一边赋诗作趣忽然在这首诗的最后一句中,一个甜美且清脆的声音把他的雅兴打断了

  “休管明朝事如麻是不是,二师兄”

  萧不二回头看了看,见是师妹走过来本来依萧不二的性情被人打扰了雅兴是令他很不快的事,不过如果是是灵儿妹妹那就例外了在这月夜清风之下,虽然有些微凉,却使得清幽之美更显得别有一番味道,也正如此使得人的心境顿时安静平和了许多,便不至于生出那些烦躁而心生怒气了眼看清风吹拂着师妹的飘逸长发,她明亮的眸子在月光的皎洁下也是那么清晰,一步步婀娜的走向他,萧不二不禁呆立在那里仔细的把她凝望起来

  “不二师兄,你看什么啊,怎么这份痴像”

  来的正是萧不二的师妹花灵儿她看着萧不二眼神里透着呆滞,就这么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她,柔情似水,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刹那间便显现出了少女的娇羞之态然而平常习惯逗趣为乐的他们此刻也没有长时间的显出那么的极不自然的形态这会的花灵儿脸上慢慢的散开了一片红晕她自也算得一代美人,虽不至倾国倾城之貌,但倾倒一两个见她佳容的男子那还是算得有这份美貌的她似有羞涩之意的和不二师兄开着玩笑轻轻的把目光转向了河中月光倒影的地方,就这么痴痴的看着河中月儿

  “灵儿妹妹,夜近深处,你怎么会还在此啊”

  萧不二转头醒了醒自己呆滞的眼,也把目光投向水中的圆月,然后假装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和师妹说着话她不看花灵儿,那自是因为他们之间常年累月的在一起,自已早就心生了喜欢之意,他最喜欢灵儿妹妹说话的样子因为他最喜欢花灵儿的便是她的丹唇,说话之间,轻轻的开启和变换,无不让他内心一阵心动

  “明月小窗送清风,凉意深深醒我梦,推窗暗观夜色里,偶见亭中二师兄”

  花灵儿借着刚才萧不二的诗性又在这里胡乱的作起了诗四句刚出,自己也禁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萧不二看着她笑的模样,心里刹那间觉得美丽无比,心中也不免高兴一番紧接着也随意作诗回道

  “明月水中看明月,我自满酒品清秋,忽来佳人闯我梦,神暗自坠逍遥中”

  萧不二也算是胡乱的扯了几句,自是表达什么意思也不懂,就想说说这美景,赞一下佳人罢了至于灵儿妹妹能否听懂他也是不知道的,只是胡扯完这么几句,便自己端着杯盏饮了一口酒

  “二师兄好雅兴”花灵儿在那里一边笑着说道,一边走到桌旁她没有坐下,只是端着桌上的一个酒杯细细的把玩观看着然后说道

  “自来酒有烈性,从小爹爹便让我不沾,也不知到什么味道,想来必是愁情所酿,一股子酸涩之味”

  说着花灵儿不禁在那里呆立深思,眼睛里一副怎么也琢磨不透的黑色,深深的眸子,向苍穹那样深邃,然而却不是暗淡无光,只觉得灵光闪闪萧不二当然是不知道了,因为这个时候他正自顾的看着河中明月不过花灵儿的话他倒是听进去了

  “灵儿妹妹你这就错了,酒味不酸涩,反而辛辣豪爽,饮之颇感英雄气概,由心漫漫而生啊”

  “这我是不信的,若当真如此,你怎生的这般在庭院中幽怨,忧愁赋诗呢”

  花灵儿放下酒杯转身对着萧不二说这话,脸上微微的笑容,嘴角轻扬,眼睛一闪也不闪的盯着刚回头准备满上酒杯里的酒的萧不二这一抹眼神,这一刹那的探望,这一个浅浅的微笑,可是把年方二十的萧不二给深深的心动了一下刹那间手足无措,不知到怎么的是好,也只是这么静静地盯着她,不过她看着她的眼,他看着她的唇,那一刹那,似乎呼吸声都那么清晰

  时间静下了这么一小会,却似乎双方都感到了尴尬于是花灵儿突然说出一句话,打破了这样的气氛

  “二师兄,我爹爹教你的剑法练得怎么样了”

  “师父的剑法自然是博大精深,我一下子也没办法全部参详得过来的,不过还是依我的习惯,每天三个时辰的练剑,从没有间断过”

  “爹爹向来都说众弟子中,数你悟性最高,这不,你的剑法都能和大师兄不相上下了,只是你聪明,自然不如大师兄那般勤恳苦练我刚来之时,还见着大师兄在苦练剑法呢”

  “大师兄入门早,又这般刻苦勤练,将来必然有所大成就,我的武功与他相比,其实相差甚远了,剑招上的不相上下,也只是我的擅于技巧转变,论道根基扎实那怎么能敌得过大师兄”

  “呵呵,二师兄过于谦虚了不过,爹爹准备于下月的门内比试,现在许多弟子都是在努力苦练,希望在这次比试中能在门中弟子内显出一定的声名”

  花灵儿低声一笑,在那里说道

  只听得萧不二徐徐放下手中杯盏,淡然的说道“虚名可求,不可强求啊,自己尽力就好,人该于何处自在何处”花灵儿听了这话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便归于平静,远远的看着对岸的灯火阑珊在入夜之后一盏盏的熄灭了去花灵儿和萧不二各自呆立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一阵凉风吹了过来,萧不二看了看花灵儿,她轻轻的用手抚了抚自己的手臂,似乎感觉一阵凉意萧不二见这模样忙褪下自己长袍,披在花灵儿肩头说道

  “灵儿妹妹,天气甚凉,还是先回去歇着吧”

  “那你还要在这里作诗”

  花灵儿转过头一副天真模样,瞪着大眼灵光闪闪的看着萧不二萧不二忙转过头不想去看他(她),他怕看她看得痴了又觉得满脸似乎生出轻浮之象,好叫师妹小看了自己,他只得随意转言说道

  “我在悟一悟师父那几套剑法的奥妙,你先回去吧”

  “原来不二师兄是在这里悟这剑法精妙,我当真以为你是忧愁无趣,在这里作诗为乐呢”说着花灵儿走了过来,取下肩头的衣袍递给萧不二说道

  “深夜冷凉,我自回去休息,这衣服,师兄还是留着一会御寒吧”

  说着花灵儿将衣服往萧不二的手中一放,便走出亭子往楼阁那边去了

  萧不二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转角,然后才回头看着河面他一手拿过石桌上的自己的佩剑,剑身出鞘,自顾自的在那里就着师傅所传的口诀与招式练了几下,觉得这些招式似乎已然熟不可耐于是乎突发奇想是否可以此剑作笔,在空中狂书诗词顿时这么一想,自己精神大振,不禁在那里化诗词作为剑招书写起来可是怎么写怎么不顺,似乎攻击有力,却防之无招,他在那里仔细地琢磨着

  花灵儿向着自己的屋子走去,路过院里的广场,然见大师兄凌风还在那里练习着招式白衣飘飘,君子气度不凡,温文儒雅,风度翩翩,比起二师兄来,这凌风却少了他的稚气和调皮胡闹,多了些成熟气度,花灵儿心想,怪不得爹爹也是喜欢他这么要紧

  “小师妹,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

  凌风止住了招式,停下身来询问道花灵儿本来自在一旁观望,没有言语待得大师兄停将下来,便欲出言相问,哪想得却被他给抢了个先,于是只好作答到

  “难道只许师兄勤奋,不许我勤奋苦练了

  花灵儿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调皮之意,似乎也因如此,她年纪与萧不二相仿,又常一起斗嘴为乐,自然也有几分相仿了

  “师妹说得极是”凌风不擅于言辞,他温文儒雅的性格也不喜欢胡闹逗趣,只好这么说道转而觉得这般言语索然无味,只好补充这说道

  “师妹这般天资聪慧,哪里需要如我这般勤加苦练啊”

  “师兄错了,论天资当属二师兄厉害,你看这些年他进步神速,我哪能比呢但即使这样,二师兄不还是敌不过大师兄你的结实根基么,那可是必须勤加苦练才可得的”

  凌风听了师妹这一语,心里自是高兴的说到萧不二的天资,他自然是嫉妒无比因此也常勤而好学,遍读百书然而天资由来,岂是读遍百书就可以增长的,他增长的只是自己丰富的知识罢了,领悟的速度和程度却始终不如师弟萧不二然而他并不觉得就没有了办法,他觉得只要勤加苦练,也未必回落后于人眼看这个师弟现在就要赶上自己的功力,又受得师父喜欢,顿时便觉得心里不快师傅本意想传自己为门人,掌管们(门)派现在似乎有动摇之心,倘若下月之比试,自己完败于他,那就真的是大势已去了眼前的小师妹此时也成人,更是越来越漂亮,他的心里也不禁暗暗喜欢,他明白师父的心思,倘若这次比武若得胜,师妹也到了出嫁之年龄,师父必然会欣然许之的不过平日里看她与萧不二来往甚勤,自己心中也时常感觉多有不快然而还好小师妹对自己也是这般殷勤过问,关心照顾,心中也自然开心了许多

  “师妹这会可是回去休息”

  凌风突然转了话题说道

  “正是,大师兄可不是准备要在这彻夜不眠的苦练吧”

  花灵儿变着口气用着俏皮话问道

  “彻夜苦练,那我不是已然入了魔道,今日到此便罢,回去休息,养足精神,明朝在(再)练”

  “那大师兄我们一起回去吧”花灵儿说道

  “如此再好不过了,我送你”

  凌风和花灵儿言语中有说有笑的,向着阁楼那边走去

  在河岸的静安亭中,还能听到嘶嘶的剑韧划破空气的声音,原来是萧不二还在那里琢磨刚想到的化诗词的字为剑招的古怪剑法

  长河落日天为圣,仓山茫海我为王

  携侶遍游山海外,任我逍遥任我狂

  萧不二又作一诗,就依了静安亭的名,他取了猖狂豪迈之意,创出了一式恢弘大气的剑法,取名静安剑式

  一个月之后,比武大殿

  各弟子均比武结束,只剩下萧不二和凌风这两个弟子还没有一较高下,分出第一和第二

  萧不二自来逍遥自在,抱着一个我能自归我的心态,他不刻意的为了任何事任何目标去发奋努力他只愿意做着自己觉得每天应该做的事,那自然有进步就得了如果做得多了,那肯定会收获不少但是在萧不二眼里,那是对自己有损伤的情况下才得到的进步,当然不是他所想要的所以这一个月来,凌风每日苦练,他却还是一如往常一样,每天只练三个时辰,然后便去做其他的事去了

  擂台之上,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上面因为这场比武在每个人的眼里似乎都是期待已久的了即使在他们的师父眼里,或者站在一旁的花灵儿眼里

  两人在师父的一声令下,便比试了起来凌风持剑跃来,只见他向着萧不二胸前一刺,萧不二忙持剑从中拦去,将他的剑力卸到旁边,然后一个转身出了左掌向凌风的胸口打去,这一张转身只是基本法而已,这一掌也来得快,只是力道不行,凌风固然知道他要出这一招,便也用左掌轻轻的便将他挡住只是这一招,两人便都后退了一步萧不二心中暗想,大师兄这些月来勤加苦练,果然是进步神速而在凌风的心中,更是得意的不行了,只是这么简单的一招,他便觉得以萧不二之力,今天断然是不能取胜于他了,纵然有奇迹发生,只怕也是胜得艰难不已此后,他们便各自施展着师父传授的武功打斗起来,一招一式看得在场的人好不惊心动魄到精彩之时,更是暗暗称觉,他两(俩)的师父看着这两个得意弟子,更是眼中惊喜不断,想他刺剑门出这两个弟子,必定是要继续光大门楣了,心中越想越乐

  最后的关头,凌风跃到半空转身凌空一刺,这一招里包含了刺剑门的一些精髓,凌空转身已然不容易,这一刺更是凌厉无比萧不二平日里曾见过师父用这一招对付大敌,平时看着觉得也平平无奇但此刻遇见师兄对自己使出,才发现这一招的厉害,竟至于自己深思也寻不得招式来招架胡乱之中想起自己在静安亭中偶然胡乱创出了静安剑式,便在慌忙之下使出抵挡

  然而,他还是败了他挡住了这一招,但是剑轻声而断他们的师父也是看得这一招突然站了起来,惊叹不已,凌风也是惊叹不已他们一下子都呆立住了

  凌风心想,怎么会如此厉害刚才这一招,因为只是比试,自己同门兄弟我也收了几分力道,免得误伤,却被他那一招逼得使劲全力,这一招怎么从来也没见过在萧不二的心里,也是震惊不已的,他刚得悟这一个招式,根本没有细加揣摩,也没有练习,只是刚那一刹那间似乎觉得可以抵挡住大师兄的这一式于是便胡乱的使将出来,却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力道全被这招给吸引了去他们的师父站了起来,但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在那里思索到,以往出此招,几乎一般高手都是剑至咽喉萧不二竟然挡住了,用了这奇怪的招式,好似胡乱一档似的,完全没有招式,但是却挡住了,又不能说是没有章法说实话的确有胡乱一挡的模样,因为萧不二还没有仔细演习那招剑式,只是心法领悟颇有所得罢了他两的师父此刻只觉得匪夷所思,真的匪夷所思这个时候场上观看的弟子都欢呼起来,凌风大师兄胜了他的确是胜了,因为萧不二剑都断了,岂有还说未败之理由

  共 8 2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样的武侠、传奇小说从没编过,有言在先,如有不当之处还望老师见谅整个小说条理清晰,情感细腻,师徒之间,师兄妹之间,师兄弟之间不象过去武门,武场那样尔虞我诈,为了名利、为了美色毒出狠招,为了争当一个掌门人最后弄个两败俱伤这部完整武侠小说妙就妙在一脱常见武侠小说俗套,师兄弟间精诚,师徒之间和睦,为了弘扬中华武术精魂,师兄弟间忍痛割爱,把心用在学业精进之上,俗语说;有志者事竟成,心底无私天地宽也只有这样人才能成就一番事业且看这十年后各成英雄并独领风骚,武坛留此英名最后能结出良好的结局,小说多处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推荐欣赏并予发表【:王福昌】

  1楼文友: 08:04:01 情节一波三折,引人入胜欣赏佳作

  2楼文友: 17:46:58 感谢五少爷赐稿月光,月光有你而精彩

心律不齐属于心律失常吗
儿童哪种补钙的品牌好
脑梗塞用药可以吃通心络吗
肠道感染预防用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