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雄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施明德一個老戰士的豪賭

发布时间:2019-11-09 03:31:53 编辑:笔名

施明德:一个老战士的豪赌

凯达格兰大道的天空,洒下的雨,未曾断过站上吉普车的施明德,面对人群,习惯地拨下帽子,让大颗大颗的雨珠,打湿他灰白的头发

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任凭风雨吹打,势必是场“肉体与意志的对抗”他曾形容这场战役就像“熟男的初恋”,对一个六十五岁的男人,用这种方式谈这场“初恋”,他确实爱得很疯狂 自认年龄健康不是问题

9月9日下午五时起,施明德开始人生中第二个战场,从此将在凯达格兰大道上,度过漫长的每个夜晚前晚活动一结束,他就到医院打营养针,曾做过肝癌电烧手术,大家正为他健康着急时,他总是“毫不在乎”地回说:“我身体好得很,健康和意志力无关,我是个意志力超强、很特殊的人”

但他这次想“撒野”,工作伙伴谁也不会再纵容他前晚,许博允硬是要他去打营养针,昨天,简锡堦更糗他:“年纪都一大把了,又不是小男生,还想逞强”虽然施明德总是把:“战士就是战士,年龄、健康都不是问题”挂在嘴边,但老男人碰上老男人的唠叨,就算是“战士”,也只有乖乖投降

昨天会,施明德略显疲态,面对各界对他短暂失踪的质疑,他只好公开对支持者提出小小要求:“我只是有一点点‘放肆的要求’,希望给我多些时间休息,让我睡个六、七小时,我会和大家一起奋斗下去”

昨天下午施明德结束休息,又回到凯道上,但不是静坐,是带领群众游行那时,雨势正大,他站上吉普车,拨下帽子,开始倒扁呛声支持者跟着他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也淋了一个多小时雨,但依旧神态自若,比起倒扁动作,依然强而有力,支持者激动陪他一起呛扁,不知是雨、是汗还是泪,但大家早已认定他是个“战士”

“脱帽”、“淋雨”,对施明德的身体来说,虽然是个负荷,就算旧疾不会复发,也会影响健康但是这两天来,这两个简单的动作,彷佛宣示着“我和你们同在”

脱帽淋雨带领群众游行

只要他一上台,或带领支持者绕行“纳斯卡线”,或率众游行,第一个动作就是“脱帽”,雨打在他身上越重,民众反贪腐、倒扁的决心就更强前晚更让支持者高喊:“叫主席戴帽子、叫主席戴帽子……”后来总部不得不拿着一顶帽子,对支持者说:“我们叫主席戴上……”他展现身为领导者的特质,但也可能因此赔上健康

“你要做什么,都要付出代价”施明德说:“生命应该是要用来完成一个理想,这段时间面对的凌辱,比我想象的还残酷,就因如此,我才知道这场战役,对我的人生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说,当初他是为了准备投入这场战役,才去健康检查,没想到检查出异状“但我认为,现在没有什么比这场行动更重要,二话不说,就请医生第二天帮我处理掉”

昨天下午,施明德补了眠,精神好了许多他说,活动前一晚,就有很多医生朋友打关心,可能聊了太晚,第二天就直接上战场,睡眠少了一点“睡饱了,又有精神了”他刻意动一动双臂,展示一下好精神

“浪漫的革命者”是大家对施明德的评价,他对“浪漫”的看法是:“以有限的资源,追求无限目标的情怀与气质”年龄是施明德有限的资源,他却以此去追求“阿扁下台”这个无限的目标

数十年前的牢狱,施明德用绝食的肉体煎熬,争取理想;数十年后,在没有一丝空隙的雨中,施明德像块磁铁般,吸着民众走入“纳斯卡线”的漩涡,再次的“肉体与意志的对抗”,但他已不再年轻或许就像他说的:“我把这场战役,视为一场‘豪赌’”

哪款拉拉裤穿脱方便
小儿咳嗽有痰专用药有哪些
心律不齐不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