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雄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神医弃女 第2297章 浴血新生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0:33 编辑:笔名

神医弃女 第2297章 浴血新生

(猫扑中文)血脉复苏一旦开始,任何人都不能打断,即便是太阴圣女也是如此。

在了大地之母的威压之下,太阴圣女只得收起了赤练仙,低垂着眼眸,一脸恭顺的模样。

尽管在太阴顶乃是万人之上,可大地之母才是整个太阴族的信仰。

这些年来,都是如此,太阴圣女内心对这座可恶的石雕已经是愤恨到了极致。

再怎么有灵性又如何,只不过是一块破石头疙瘩。

早晚有一天,她要把这座碍眼的雕像砸个稀巴烂,让世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太阴族第一人。

太阴圣女怨毒地想道。

“以血之名,复苏。”

那名火中走出来的绝代佳人,抬了手来。

她的手指,完美无瑕,是叶凌月见过最漂亮的手,纤细的指落在了曾妙妙的头神印上。

明明落在了曾妙妙额头的神印上,可叶凌月却觉得自己的魂魄,像是被火灼了灼。

额头的那个玄阴神印,火辣辣的,像是要燃烧起来似的。

真的燃烧起来了。

在大地之母复苏曾妙妙的血脉之力时,曾妙妙体内,所有的血管和脉搏都燃烧了起来。

里面的血液,仿佛变成了熊熊烈火。

大量的血脉,被烧成灰烬,新的血脉寸寸滋生。

这种烈火焚身带来的痛楚之感,足以让人心魂欲裂,痛不欲生。

血管爆破,大量的血从曾妙妙的皮肤表层渗出,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曾妙妙就白衣染血,整个人如同从血水里捞出来那样,血迹斑斑,全身上下看着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

这就是血脉复苏的过程,以大地之母的神力,浴血重生。

整个过程,持续时间长短因人而异。

有人因无法忍受这个过程,自爆丹田而亡

也有人因此疯狂崩溃,曾妙妙闷哼了一声,血脉再生的过程,比她想象的还要痛苦万分。

可是一想到小吱哟和烛瀚还在等着她,她动摇的心又再度坚定了起来。

她必须血脉复苏,炼就自己的魂器,如此才能和太阴圣女抗衡。

曾妙妙在痛苦之中,无瑕顾忌叶凌月。

在大地之母一指落下时,叶凌月也跟着闷哼了一声。

怎么回事?

她明明没有肉身,为何方才大地之母那一指,会让她也跟着痛不欲生。

血液,是血液!

叶凌月看到大量的血脉,在曾妙妙的身上消亡,再度新生。

这些血液,有一部分正是来自叶凌月。

尽管血脉复苏的是曾妙妙,可这部分属于叶凌月的玄阴血也跟着复苏了。

叶凌月的魂魄,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血脉复苏,变得虚弱不堪。

这时,她有种被猛兽盯上的错觉。

她凝神看去,正是大地之母、

那双和自己如出一辙的眸,通过曾妙妙的身体,看到了最深处的叶凌月的魂魄。

“你还不是太阴顶的人,回你该回的地方去吧。”

大地之母的话一说完,叶凌月就觉得自己的魂魄猛地跌出了曾妙妙的身体。

她的魂魄,踉跄着跌入了水塘中。

水塘生出了一道道水涡,水涡将叶凌月的魂魄卷入其中,一股庞大的吸力让叶凌月的魂魄根本无法抗拒,转瞬之间,叶凌月的魂魄就消失了。

她最后一眼,只看到了血人一样的曾妙妙,却不知曾妙妙最终有没有成功血脉复苏。

叶凌月猛地张开了眼。

“夫人!”

叶凌月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吓了小吱哟一大跳。

“老大?老大,你诈尸了!”

小吱哟的眼里还喊着悲伤的泪水,见叶凌月忽然醒了过来,吓了小家伙一大跳。

“我没死,哪里的诈尸。小吱哟,你怎么在这里?”

叶凌月下意识地回道,回过了神来。

“可是老大你昏迷了一个上午,气息全无,浑身冰冷,我就以为你死了……”

小吱哟可怜巴巴地说道。

叶凌月摸了摸脸,脸上一脸的湿漉漉,也不知是小吱哟的口水还是泪水。

叶凌月好气又好笑,摸了摸小吱哟的脑袋。

“你家老大我会长命百岁的,可没那么容易死。话说回来,我见到你娘了。”

一听说叶凌月有曾妙妙的消息,小吱哟兴奋不已。

“老大,你见到我娘了?她在哪里?她都还好嘛?她为什么不来找我和爹爹?”

提起娘亲曾妙妙,小吱哟还有有些不能释怀。

前者是太阴族人,潜伏在荒族多年,她欺骗了爹爹,抛弃了它。

虽然也知曾妙妙是情非得已,可小吱哟不免还是有些难过的。

“她在太阴顶,我溺水之后魂魄出体,莫名去了太阴顶,在那里我恰好遇到了血脉复苏的妙妙夫人和太阴圣女。”

叶凌月将她昨夜的见闻都告诉了小吱哟。

“太阴圣女那个坏女人居然敢暗算我娘,那我娘有没有事?那血脉复苏听上去很可怕,我娘一个人能熬得过来吗?”

小吱哟一听娘亲在太阴顶受了这么多苦,很是愤怒,恨不得立刻冲到太阴顶去。

可叶凌月只是魂魄去了太阴顶,真正的太阴顶究竟在什么地方,曾妙妙未曾提起过,叶凌月也忘了询问。

“小吱哟,你不用担心,妙妙夫人吉人自会有天象,她心里记挂着你们父子俩,血脉复苏一定会成功。人间百年,太阴顶一日,在找到妙妙夫人之前,你我都必须不断提升实力,才能和太阴圣女一战。”

叶凌月安抚道。

想起了大地之母以及她那双和自己相似的眸,叶凌月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不自觉抬起了手来,摸了摸额头的神印。

自苏醒之后,玄阴神印就悄无声息恢复了原貌,叶凌月的额头,依旧只是那枚太虚神印。

“对了,你和柳柳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囚天可是救回来了?”

叶凌月想起了正事来。

她安排小吱哟和九重玉净柳去营救囚天,小吱哟回来了,想来囚天也已经安全脱困了。

哪知叶凌月这么一说,小吱哟急的跳了起来。

“完蛋,本吱哟怎么把正经事给忘记了,老大,大事不妙了,你必须立刻回军团!”猫扑中文

邯郸治疗癫痫病医院
莆田牛皮癣医院
阳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邯郸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莆田牛皮癣医院哪家好